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首页 >> 室雅兰香 >> 短篇 >> 杂文随笔 >> 【雅香】四兄弟记 (随笔外一篇)

编辑推荐 【雅香】四兄弟记 (随笔外一篇)


作者:黑人阿明 秀才,1640.3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9发表时间:2020-05-22 07:52:21
摘要:原来异性朋友之间也能找到做兄弟的感觉,这便有了大哥、二哥、三弟、四弟。

◎四兄弟记
   四弟回来了,从帕斯。打我电话,停机了。发我邮箱,没反应。好在还记得我的单位,否则真可能失去联系。因为我的手机换新号了,因为我的邮箱很少打开。
   接到她的电话喜出望外,一遍聊着现在的事情,一边想着当年的情景。
   那是二十七年前,当时我也就二十八九岁,在辽宁大学的阶梯教室,我们惊诧而兴奋的欢迎一位,长得特像山口百惠的代课英语小老师;在排球场上,我冲上前去,把她挡在身后,与一群校外的小流氓怒目相视;再后来的日子里,有位特别仗义的大哥经常带着我,还有她和她一起玩球,一起出游,一起下馆子,一起看电影,一起练习“汉译英”,一起讨论甚至争执。
   原来异性朋友之间也能找到做兄弟的感觉,这便有了大哥、二哥、三弟、四弟。
   我们毕业的时候,四弟已经正式留校当老师,她跑到太原街的工艺美术商店精心挑选了一套栩栩如生的翠玉马,总共八只,形态各异。我们四人各选两只:大哥的两只是低头的马,我的两只是回头的马,三弟的两只是昂首的马,四弟的两只是奔腾的马,那时候,她总把一句话挂在嘴边——不自由,毋宁死。
   四兄弟分手后,大哥一直在国企里做党委书记,现在退休了,回到了大连老家安度晚年。头些年,我们经常在大哥家聚会,吃在那住在那,后来相聚的机会渐渐少了。三弟曾经是个非常漂亮、善良和单纯的团委书记,只是后来官越做越大,离我们也越来越远。四弟在八九年离开了中国,再回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个混血男孩,但是,现在能直接联系上的也只有我了。
   日前去过辽大,在那个依然回荡笑声的八角亭里,我独自坐了很久。岂止物是人非,随着老校区的搬迁,这个亭子很快也要拆掉了。
   二十七年,能在人的脸上刻满沧桑,能在人的心里写满陌生。如今大哥肯定是踢不动足球了,三弟看悲剧也不会掉眼泪了,可能是澳洲的环境保护好,四弟的变化最小,依然率真而倔强,却也青春不再,她属虎,今年是她的本命年。
   大概在二十年前,我写过几篇文章,一篇是写大哥的,叫做《同寝》,一篇是写三弟的,就叫《三弟》,一篇是写四弟的,叫《teacher》,后来编辑文集《冰魂华梦》的时候,只发了《同寝》和《teacher》,而三弟思忖再三觉得还是不发如此文章为好,当时她已经成为后备干部,恐怕这样的故事会产生不必要的歧义,同时她也不再认为那个简单而快乐的“三弟”有什么好。“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官场亦是“侯门”,在这里上能把有缺点的活人变成没温度的雕塑,不是“海的女儿”,而是冷冰冰的“思想者”。以前,三弟和四弟经常联手攻击我,两个人好的一塌糊涂。现在却很少提及对方了,真希望时光倒流,哪怕被她们联手攻击也好。
   想对大哥说,你要保重身体,好好活着,而且要把海边别墅给我们留着,将来哥四个肯定还是要聚的。想对四弟说,孩子大了你就回来吧,落叶归根,我们一起到大哥那里赶海,继续游泳比赛,其实大连不比帕斯差。想对三弟说,卸任之日也可能就是回归之时,不远了,我们在大哥那等你。
   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人生之路往往是画了一个圆,终点也是起点。算一算,这一天指日可待:大哥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我和三弟再过四五年相继退休,再过几年四弟的儿子也便长大成人,这样,顶多2015年吧,在我们“分马”分手三十年之后,都卸下了所有的生活强加给我们的盔甲,重新走到一起,玩到一起,欢笑在一起,打闹在一起,只当各自出了趟远门,又回到了我们的“八角亭”。
   那就让我们相约2015吧,而眼前要做的是找个机会,或请大哥和四弟到沈阳来,或带四弟到大连去看大哥。
  
   ◎寒夜心痛
   似乎这个元旦假期大家都很忙乱。顶风冒雪——有人在机关加班,有人在医院加床。加班的未必是什么有意义的工作,加床的也帮不上患者特别大的忙。
   只是读懂心痛。昨晚彻夜未眠,久久的伫立在病床前,后背彻骨的冷,前胸绞心的痛。
   心疼蝈蝈,这么小的孩子却要遭那么大的罪,看他被两位护士摁在床上扎头皮针的时候,是那种无助却又求助的眼神——真让人心如刀绞;心疼萌儿,生孩子已经过了一道鬼门关,养孩子又这么难,看她心里难受无比,又要劝慰我们不要着急——真让人心如刀绞;心疼月牙,当年守着病中的女儿通宵达旦,如今抱着外孙整夜在地下溜达,嘴里哼着同一首摇篮曲——真让人心如刀绞。
   还有一种绞心之痛,那就是爱莫能及、爱莫能助、爱莫能践、爱莫能全。
   有些时候,时间也不公平:睡着的人感到很短很短,醒着的人觉得很长很长。待到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我便转身望着窗外,雪地泛着冷光,寒风啸着狰狞,西天漫漫,星月无辉。还是那句话,痛恨冬夜,痛恨病魔,痛恨一切摧残美丽的丑恶。
   但是我知道,寒夜、寒冬终将过去,生命终将面向大海,生活终将春暖花开。想必天亮以后的感觉会和深夜的心情大不一样,大不一样!回过头再看看呼吸粗重的蝈蝈,红红的脸蛋儿上竟然露出浅浅的笑。
   (原创)

共 192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校园结下的友谊,发现原来异性朋友之间也能找到做兄弟的感觉,这便有了大哥、二哥、三弟、四弟。现在各自忙碌联系少了,相约2015但愿梦想成真。外孙蝈蝈生病,疼在外公心上,有的时候真得是爱莫能助。一切都会过去,生命列车只会一路向前。作品行文朴实,表达自然,文字柔美,笔触细腻,富含人生哲理,引人深思。暖暖的文字,与读者产生共鸣。情真意切的好作品。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妹        2020-05-22 07:58:18
  感谢作者赐稿社团,期待精彩继续。
欢迎来到江山如画社团
2 楼        文友:竹山居士        2020-05-22 08:45:09
  好文章!拜读了!
竹本无心但有节
3 楼        文友:黑人阿明        2020-05-22 15:19:47
  感谢闲妹和竹山居士。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