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家园】流产的同学会(小说)

编辑推荐 【家园】流产的同学会(小说)


作者:神州幽灵 白丁,4.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22发表时间:2020-05-22 07:35:55
摘要:作品通过同学会的流产,反映了中央扫黑除恶行动的雷厉风行。侧重阐述了小物人生的艰辛,不同命运的不同结局。

(一)
  
   老田刚给妻子喂好饭,正要刷碗,就听到里屋那老年版破手机有气无力的唱道:论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老田忙放下碗筷去接电话,电话是老同学——现在的村长刘需打来的。说是今晚在县城四利大酒店举办同学会,邀请他一定参加。老田忙嗫嚅着问是自费吗?刘需打着官腔说:哎呀!什么自费呀!几个同学都是商界政界的大人物,为了争取此次同学会的举办权,都差点打起来,要你什么费呀!把吃饭的家伙那张嘴带来就行了。
   老田放下电话,感觉有些激动!岁月无情啊!一晃三十年过去了,高中毕业后,这些人就没在一起聚过,说心里话,还真有些想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是怀旧的汛期。早就听说好几个同学都干了大事,想想自己毕业之后,一路走来,一路坎坷,想着想着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
   老田原名叫田石,老家在农村,毕业高考那会儿,因三分之差与大学擦肩而过。本来复习一年还是有希望的,可那年正赶上包产到户,父母年龄又大,他又是独子,家里没人干活,生活又紧张的很,所以,一毕业,他就光荣的担当起修理地球的神圣使命。
   但老田并不是就安心当一辈子农民,凭自己的知识,在那任人唯亲的年代,如果有人的话,做个教师,乡干什么的还是大有希望的。可偏偏他没人,他孤独的就如庙前的旗杆,举目无亲。乡里象征性的搞了几次招聘考试,他都参加了,内部人透露他考的不错,有两回还名列前茅,可到入取时却没他的名,屡考屡中,屡中未取。他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严酷的现实给这初出茅庐的家伙当头一棒,他明白了,这,就是社会,学校里说的那些的那些,什么真理,理想,未来,青春,梦想,奉献……全是他妈扯蛋,撒谎!从此,他一厥不振,默默的挣扎着用锄头在大地上,刨起了一行行心死的诗句!自劝:就是农民的命,能做个农民也足矣!退一歩而求其次。
   老田没能预料到,农民,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这只是难辛的序幕!
   生活的贫穷,让老田三十岁上才讨到老婆,三十岁才讨到老婆的男人,如饥似渴,一棵枪,两颗弹,三十年没参战,枪都锈迹斑斑了,老田是风雨兼程,日夜操戈,要把失去的青春补回来,遗憾的是,老婆来了三年,无论夫妻俩怎样密切配合,翻云覆雨,夜夜鏖战,始终没怀上,老田有时想是不是孩子也嫌咱们穷,所以才不来。是不是我的名字不好,田里的石头,不招人喜欢,谁见谁烦,可我他妈是玉石!
   老田倾尽所有,夫妻双双把药吃,功夫不负吃药人,到了第五年四月,老婆两腿一劈叉,哗啦一下,给他下了个大胖——不是小子,丫头!夫妻两终于看到了光明,曙光就在丫头。
   可好景不长,孩子长到三四岁,妻子发现这孩子一哭或稍微运动过度,嘴唇就发紫,去医院一查,先天性心脏病。老田托亲靠友,四处借钱,求爹爹告奶奶,搞的是肛门里生孩子——一圈都是账(胀),终于给孩子做了手术。刚过一年多,父母先后双双把世离,为了安葬父母,老田把一部分土地转包给人家,拿到一笔承包费,才得以让父母安息九泉。效仿了董永卖身葬父的伟大创举。更渴望七仙女救他一把,可那是神话。
   人要倒霉了,放屁都能崩掉自己的牙。刚刚安葬了父母,妻子却因劳累过度,半个身子长期疼痛,忽然卧床不起。这可苦了老田,孩子又小,他是当爹当妈当护工啊!端屎端尿又端饭,还得种田维持生计还旧债。老婆这一卧就是十年呀!滚滚长江东流去,此卧何年是绝期?
   头些年,老田家的地被政府征去补了一笔钱,去掉还债所剩无几,没了地,老田带着老婆孩子在城郊租了间房子,一边收废品,一边照顾老婆,孩子也上了中学了,因为城郊这离学校远,孩子住校,一个星期回来一次。日子虽然清苦,但老田从不在妻子面前叫过苦,从没流过眼泪,他说过:男人的眼泪,是露珠的姐妹,永远属于黑夜!
   妻子见老田接了个电话,眼圈发红,晶莹的泪水在眼里一闪一闪的,忙关心的问:怎么了老田?谁的电话?老田忙转过身去,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迅速擦去眼角的泪花说:没事,是刘村长打来的,叫我去城里参加个同学会。
   妻子理解老田的心情,知道他想起那些同学,看看现在的自己心里不好受!结婚前她听娘家村的老田一个女同学说过,当年田石在她们班里学习成绩是属一属二的,人特老实,胆特小,从不敢与女同学说话,一说话脸就红。班里都叫他田老实。妻子想想这些年自己身体不好,托累了丈夫,几次想自杀,想起老田苦苦哀求那一幕,就下不了很心!老田一次跪在她床前,握着她的手说:只要你好好活着,孩子好好的,我再苦再累,回家能看到你我就有奔头,我就感觉幸福!老田喜欢舞文弄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给妻子讲故事说笑话,闲遐时写写文章写写诗,赞美妻子,赞美生活!写的最多的还是痛斥社会的不公,发泄内心的愤怒。高兴的时候给妻子唱唱歌吹吹笛子逗妻子开心。日子虽然清苦,但苦中还是有乐的。
  
   妻子见丈夫有些为难,知道他心里茅盾,去又感觉自己寒酸,不去心里又挺想见见老同学们的。于是,就开导地说:去吧老田,我也吃过饭了,你骑那收废品的电驴子去,把上次我弟弟送你那套工作服穿上,挺好看的。穿上那咱不就是工人了吗!你考大学那会儿,目的不就是想当工人阶级嘛!现在我们的理想实现了,都是老同学,兄弟姐妹的,人家不会瞧不起咱们的,再说,你那些同学不可能都是大官大款吧!越是成功的人越有素质,收拾收拾去吧!
   听了妻子语重心长的话,老田心里好受多了,也忽然有了去的勇气。也是,人生哪能一样呀!人本来就有三六九等,命运不济,谁也没办法。自己能养活自己,养活老婆孩子,已经够伟大的了,有些中央领导,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住呢!老田看看时间,算算路程,要去还真得抓点紧。这城里的情况他最熟,收废品跑的就是千家万户,大街小巷,那四利酒店他知道,是这县城最高档的酒店,他去收过好多回纸箱酒瓶,再熟悉不过了。
   老田给妻子服过药,又帮老婆把那十四吋黑白电视打开,信号不太好,屏幕老抖,老田啪啪照电视拍了两下,还别说,拍到病除,一下就不抖了。因为是收废品收来的老电视,不带遥控,妻子自己动弹不了,只能看一个台,这电视也非常善解人意,知道主人换频道难,它不虚度年华,自从到这个家,坚持不懈,毅志不改,矢志不渝的始终钟情一个台,可见爱的坚贞,不喜新厌旧,从一而终。
   老田嘱咐妻子,看困了就睡,电视等他回来再关。一切安排好之后,老田换上那套工作服,骑上那破电驴子,直向市区奔去。
   北方的早春二月,天气依然寒气逼人,老田从家出来的时候,天就灰蒙蒙的,刚走不多会,天就飘起了片片雪花,街上的行人渐渐的稀少了,街两旁不时的响起店铺关卷闸门那刺耳的声音,寥寥无几的行人个个都乌龟般的将头尽最大能力缩进领子里,人人都急急忙忙,行色匆匆的样子,似乎都如老田一样,忙着去参加那久违的同学会。
   天气虽然寒冷,老田心里却热乎乎的!风雪吹打在脸上,全然不觉。一边开着车,心却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风华正茂的岁月。同学们的音容笑貌电影般的回放在脑海里:班花林梦瑶,自己曾经暗恋过的人。诚府及深成绩又好的周灵龙,调皮鬼孙大富的顽皮,无赖廖德高人称尿的高的恶作剧,打起架来就拚命的辛文庆,人称西门庆,铁嘴催希利的灵牙利齿,,还有那年轻漂亮的语文老师贺景红,学生送她外号鹤顶红,她高高的乳峰,朗诵高尔基《海燕》的时候,一颤一颤的,里面似乎装了弹簧。至今让老田想起来,脸还觉得有些潮红……这些人在老田脑海里依然那么年轻,活泼。心想见了面不知要有多亲热,有说不完的话,表不完的情!可现在到底都长什么样了?不会都像自己这么老吧?老不老,反正都比自己过得好是肯定的,想想自己这一生,过的哪是人过得日子,一定是同学当中最惨的一个。到那儿千万不能说出来,让人家看不起。老田在心里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少说多听,想好了再说话!这年代的人,难说,以毕老爷引以为诫,虽然,咱不是名人,但也不能丢人。丢不起呀!想到这又想到了《伤不起》那首歌,随口就唱:丢不起呀真的丢不起,我想你想你……老田感觉恢复了年轻,似乎找到了以前的自己。
   天慢慢的黑下来了,雪,依然在飘。
  
   (二)
  
   四利大酒店门口,灯火辉煌,彩灯闪烁,雪花在霓虹灯映称下,五光十色,七彩斑斓。一保安悠闲的在雪地上踱着歩子,见老田开着破电驴子要停在门口,老远就喊:“喂!把你那破电驴开旁边去,今晚来的有大人物,別放这门口丢人。”老田忙一打方向,转了个弯,靠在了边上,保安走到跟前一看是老田,打趣的说:“怎么,破烂长价了?黑灯瞎火还来收?”老田忙下了车,从口袋里摸出半盒皱巴巴的香烟,看这烟盒皱的如此均匀如那皱纹卫纸一样,似乎是上个世纪就买了装在口袋里到现在没舍得抽。掏出的烟不是圆柱形而是又扁又弯的,老田把烟捋直递上,点上火,很自信的样子说:“安队长,我就不能来这人来的地方搓一顿?告诉你,今晚不是来收破烂的,我是受人特邀来参加同学会的!”老田把这最后一句说的抑扬顿挫,把“特邀”两字加重了语气。说这话时的语气明显比平时有底气,面部表情相当自然。因为他今天是以消费者的身份出现的,不是来收废品时低三下四,点头哈腰,被人吆五喝六那种猥琐形象。生意人都懂这个,对上门消费的就如爷爷对待孙子一样娇惯!对待上门收废的,就如孙子见了卧床不起的又脏又臭的爷爷一样娇横。这一费一废,一惯一横,就差好几辈!
   这安队长老田是认识的,当初为了扩大业务范围,老田曾给安队长买过一包烟,酒店如果卖废纸板啥的劳驾他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这安队也曾给老田联系了几笔小业务,后来可能是烟劲过了,就没再介绍生意。于是,老田又大出血请他搓了一次桑拿,两人围着浴巾在包间里享受的时候,这安队有意无意的说起老婆在老家也不来,搞的自己在这里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刚刚看那技师敞胸露背的,那太超短的裙子兜住半个屁股,她这不是明目张胆杀我吗!老田虽然老实,除了先天以外,更多的是岁月的磨砺,他心里透明,这安队想叫自己给他叫小姐,老田考虑再三,狠心咬牙,豁出去了,这安队是自己的财神爷,他不入鸡穴,我焉得废纸?于是,花了二百九十八,找了个四川妹子,给这安队去了欲火。小姐那肆无忌惮装腔作势淫荡的的叫床声,让隔壁的老田心里色心荡漾,好一阵奋亢,回家一连三晚上连续作战,没让老婆闲着,差点没把老婆那半个身子也搞不遂了。妻子一边擦着下身,还一边不解的问他:“老田你这是怎么了?吃药了?”老田文绉绉的跟妻子开玩笑说:“这叫爱的释放!这几天是性文化节!家家都这样。”
   也别说,这安队不负去火之重望,以后接连给老田联系了多笔生意,一个月下来,去掉请安队洗澡和去火的钱,老田在这酒店净赚了九百多。老田每每想这件事的时候,感觉自己卑鄙,扪心自问:我这算不算行贿,拉拢腐蚀国家干部哪?可不这样干不行啊!目前国家上行下效,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村庄,从厅堂到厨房,从成人到儿郞,都兴这个呀!孙子你不送他五块钱,他就不去上学!
   安队姓安名部宝,老家山东曲阜的,在这干了十几年的保安了,他这姓,注定了他一生当保安的生涯,听老田说是来参加同学会的,他有些惊讶!半信半疑的问:“老田,就你?跟今晚来这些大人物是同学?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拿兄弟开心是吧?你看今天来这的些,开的不是马就是虎,我都亲自上岗,连饭都没吃呢!”老田苦笑了一下:“他们开马开虎我开驴,都是动物,也不比我强哪去,我这驴也许比他们那马那虎寿命更长。你信就信,不信拉倒。”说着就往里进,安队忙拉住老田:“田哥,真没想到,你真人不露相,你那同学可都干大事的,那市委周副市长,和那道上的辛老大辛哥,还有我们这酒店大股东孙大富你都认识?”老田一愣:“这酒店是孙大富开的?”安队神秘的说:“你不知道呀?也难怪你天天收破烂上哪儿知上层人物的事,告诉你,这四利这大酒店有四个股份,市委周副市长小舅子林梦琦占一份,辛哥和孙大富各占一份,还有咱们县的企业家人大代表廖德高,今晚都来了,你有这么多大人物同学,还收什么破烂,分半条街给你收保护费,也够你老婆孩子吃香的,喝辣的了!”老田苦笑了一下:“我有气管炎,喝辣的咳嗽。快告诉我,同学会在几层开的?”安队似乎忽然找到了献殷勤的机会,大有不亲自把老田送到会场,就对不起共产党,对不起老板对他的信任与培养。“二楼大厅,走,我送你上去。”安队说着拉着老田一只胳膊,那亲热劲比那天他拉着那四川妹子往包间里去还粘糊。
   老田虽然来过这里,可从来也没进到里面来过,只是在门口把服务员送出来的废品分类,过秤,上车。一进这里面,哇塞!老田真有点刘姥姥逛大观园的感觉,眼睛不够使了,他只想起一个词:金壁辉煌。来的路上,老田就叮嘱自己,不要显的窝窝囊囊的,要装作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不卑也不亢,能下也能上,进了酒店这个门,收破烂的老田就留在门外了,进来的是有自信,有能力,有魄力,有知识,有修养,有风度,有淡吐,有幽默,有骄傲的绅士。反正不能是那土了八叽收废品的。老田挺了挺腰,往手心吐了口唾沫把头发向后抹了两下,另一只手把风际扣改开显得自然放松,又拽了拽衣襟,收起了收破烂时那种猥琐的谄媚与微笑,面部表情庄严而肃穆,有点刘胡兰走向铡刀,江姐走向刑场,荆轲按剑当歌的悲壮!恰如悟空摇身一变,气质与门外的老田判若两人,虽然穿的是工作服。他深呼一口气,抬头挺胸,健歩向大厅走去。

共 1011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叙述一场同学会的流产,反映了中学一个班同学的不同人生,有几个飞扬跋扈的同学被扫黑除恶。小说主角田石当年是班上同学中的佼佼者,毕业后没有关系也不会攀爬,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过着艰辛的生活。精彩的小说,故事情节曲折,人物鲜活感人,反映了不同命运的不同结局。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20-05-22 07:37:35
  精彩的小说,故事情节曲折,人物鲜活感人,叙述一场同学会的流产,反映了不同命运的不同结局。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2 楼        文友:陕西西安张昆        2020-05-22 12:50:32
  煮酒论英雄,品茶观天下。
   挥笔翰墨香,信手写丹青。
   午安[微笑][微笑][微笑]
回复2 楼        文友:神州幽灵        2020-05-22 20:28:27
  谢谢张昆老师来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