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宁静•正】九爷(散文)

精品 【宁静•正】九爷(散文)


作者:汾阳王裔 秀才,1698.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12发表时间:2020-02-14 19:31:31


   九爷年轻时活得很潇洒,他正月里酒喝喝,六月里水嬉嬉,稀里糊涂过了大半辈子,尚不知稼穑之辛苦也。眼看自个儿年过六十,老至将至,名下既无存款退休金,膝下亦无一儿半女,这才如怨妇喝下老鼠药,慌张起来。
   慌什么呢?很现实一个问题,谁来养他老?人毕竟不是一条鱼,可挂起来风干,价格还挺高。人得吃喝拉撒,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哪个沾边不要银子?思来想去,华山一条道——还得养鸬鹚。
   九爷大名叫耀光,地位与族谱上排,都不配称爷。之所以叫了,是他好酒,且量奇佳,千杯不醉,酒桌上一战成名,晋封酒爷。九爷觉得这酒虽是好词,难免有糊涂意思。忽然想起杨子雄,威虎山上称九爷,便借用了。九酒一音之转,格却高起来。
   九爷父亲叫毛头,是个抲鱼佬,生前整日划条破船,在浣江里放游丝网、扳渔罾,揪着还是"小讨债"的九爷学打鱼。九爷不屑为之。他自认为自己是个人物,既然是人物,就得干人物的事。扳罾、放丝网是小赤佬做的事,抲点“烂眼塘皮”的买卖,哪是我干的事?九爷干嘛呢?九爷混社会时认识一个异人,放鸬鹚为生。九爷觉得好,活轻松,收入也高,便提出学。异人一听,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说你是个人物,将来做大事的,学这破烂玩艺儿做啥?九爷也不急,每日提了酒摆席,灌得异人七2荤八素,一连半个月,异人终于点了头。
   九爷一听,不由分说,跪倒在地,碰碰碰就是三个响头。
   那时候的九爷活得很快活,跟着异人放鸬鹚,得了一筐鱼,一半卖了沽酒,一半煮了下酒。醉后两人吹牛。
   异人说:他年轻时是敲大鼓的,那鼓大啊,鼓面上跑一百米。
   九爷说:我小格辰光放牛,那牛高哇,站在山脚下,吃山尖上的草。
   异人说:屁!哪有这么大的牛?九爷说:没这么大的牛,怎蒙你这么大的鼓?
   异人呆一呆,翘起大拇哥,哈哈大笑,道一声:牛!
   数年后,异人随云游道人去了西藏。走前给九爷留了一信,托他照顾自己女儿,竹排和鸬鹚都送他,让他好好放鸬鹚抲鱼,老祖宗手艺不能丢。从此黄鹤一去,杳无音讯。九爷没了吹牛对象,懒得下江放鸬鹚,整天喝酒闲逛,瘪答答如霜打茅草。异人的女儿买了酒来给他消愁,九爷喝多了,抱着异人女儿忧伤。
   异人的女儿叫燕子,燕子却没燕子样,不要说轻盈,就是连富态见了她,也得惭愧。异人在家时,曾有意撮合,九爷很心动,待见到了燕子真身,就泄了气。师傅曾说他女儿如国宝熊猫,胖嘟嘟的万分可爱。今儿一看,师傅不愧是师傅,芝麻能吹成冬瓜。可爱么,有那么一点儿,那是清汤寡水上漂着的油星,师傅发扬成油坊了。胖么,避讳了,这哪里是熊猫?分明是一张八脚眠床啊!九爷卡卡自个儿腰,环手比比燕子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几天后,燕子托人来说媒。九爷头嗡嗡响,又不便明着拒绝,低着头说:我怕赶不了这挂车。
   媒人笑咪咪说:男人顶天立地,什么车赶不了?你行。
   我不行的!
   你行的。
   一个说行,一个说不行,争执不下。门“砰”声响开,燕子坦克似碾进来,拎住九爷的耳朵,反着一扭。九爷叫声“啊哟”站起来,连说姑奶奶放手放手。燕子哼一声骂:没点火气的东西,这不行那不行,不就嫌我胖么?胖怎么啦?社会主义新气象,旺夫又镇宅,给你挣门面的!还不知好歹,嫌这嫌那。
   九爷搓着耳朵对媒人说:你看看,你看看,不但胖,还是一只母老虎。
   媒人笑笑,端起酒杯,吱声走一个。
   燕子说:别废话,老娘就是母老虎,专管你个怂包蛋。
   九爷一下子上了火气,梗着脖子嚷:我就不让你管!
   不让管你抱我做啥?还……还……
   媒人一听,眼珠子瞪得铃铛似的,瞧瞧九爷,把酒盅啪声墩桌子上说:看勿出你小子,蔫坏得很,把事办了,又想赖帐,想当陈世美吗?
   九爷急了,连说:我……我……我……
   媒人一拍桌子:还我格屁!这事定了,下月初八是好日子,结婚。
   九爷牛劲儿上来,梗着脖子吼:老子就不结。
   媒人附嘴在九爷耳朵旁,轻轻说:老弟,你犯了兵家大忌,女人可不是浣江,你想放鸬鹚就放鸬鹚的。
   九爷面红耳赤俯下头去。媒人眼光示意燕子加紧温柔。自己又端起酒杯,吱声将余酒扫荡干净。拍拍九爷肩说:女人身体动勿得的!既然动了,就得负责,认命吧你。
   九爷一听,头颈豆芽菜似软下来。燕子及时上前,抱住他脑袋。九爷挣扎着不让抱,挣不脱,抬眼看看燕子,低下头,又看看,叹口气,不挣了。
   结婚后,九爷尝到了甜头,心说奶奶的白活了二十几年!看燕子也是愈看愈喜欢,那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九爷饭吃三碗,闲事勿管,除了侍弄他的鸬鹚,就是在床上劳动,日上三竿才起床,抓只麦糕吃下,戴上竹笠,背上壳斗,横条撑竿在肩,曲指于口,尖厉厉打声唿哨,鸬鹚听令,扑噜噜飞出窝,前三后四,落定在撑竿上,大将军样纹丝不动。九爷冲檐下倚门相送的燕子喏一声,头一侧,腿矮下来,来个亮相。竿上的鸬鹚吃了颠扑,羽翼呲开,恰似肩了一竿墨花。九爷缓缓转身,抬起腿,手平至胸前,口中响出锣声,锵锵锵锵——锵咚锵!红娘走舞台似的,快碎步向江边去也。
   九爷有五只鸬鹚,全是鹗类,鹗和鸬鹚外形近似,但鹗比鸬鹚更凶猛,外人分不清,统称鸬鹚。鸬鹚分浑水和清水,九爷的属于浑水,一片浑沌水中也可凭感觉抓鱼,属上品。长相蛮威风,鹰嘴铁蹼足,毛呈青铜色,收翅时羽痕似鱼鳞,一圈圈漾开去,烫画样清楚分明。下水时才展翅三尺,蹼足一蹬,蹿上空中,瞬间夹翅成枚飞弹,哧声入水,飞箭一样,不见一丝水花。九爷见了想,这鸬鹚去跳水,肯定得十分,这压水花的技术嗬——“娘稀匹!”
   九爷放鸬鹚用的竹排,很宽也很长,拴在江湾老柳树下。一般的竹排用八、九支竹,九爷的用了十五支,海碗口粗细,全用桐油细细漆过,熟篾扎紧,排头排尾微微上翘,呈元宝状。排一侧站根柱子,拴着一盏马灯,灯下横挑木架,鸬鹚不下水时,泊在上面晒羽毛——鸬鹚羽毛是不沾水的,但油润欠足,下水后就得晒晒,否则飞不起来。或者铁铸一般缩脖昂首沉默。排尾搁了只铁皮箱,收纳着蓑衣、笠帽、游丝网等什物,箱上燕子摆了盆铜钱草,叶色滴翠,很蓬勃。九爷除了刮大风下暴雨,整天待在排上。人问燕子九爷呢?在排上。九爷呢?在排上。时间久了,不问了,直接去江边找,一找一个准。
   渐渐地,九爷和鸬鹚名声大起,十里八乡都知道浣江里有个放鸬鹚佬,谁家想吃个稀罕的鱼种,市不到,都会找九爷订一尾。九爷要么不答应,答应一定给你办到。市里来了一个华侨,带巨款来投资。此公小时候在浣江边长大,四九年前是一方霸主,名声不佳。后败退去了马来西亚。现在衣锦还乡,想吃一口浣江特产黄鲤鱼。接待办遍寻不见,打听到九爷可以,带钱来订购。九爷听了一口回绝。燕子骂九爷是猪脑壳,有钱不赚。真的不愿侍候,喊高价就是,何必得罪地方官。
   九爷吼一嗓子:你晓得个屁!人家有的是钱,喊高价有格卵用!老子就不给他抲鱼,让他明白,做人要厚道,有钱也难买我愿意。
   燕子不敢硬杠,暗暗骂一句:茅坑石头。
   燕子除了去卖鱼,闲了也会去排上,九爷明着不说,暗地里却不乐意。一是燕子吨位重,压排,撑起来费劲;二么老丈人曾说过,女人上排抲不到鱼。九爷知道这是迷信。真实原因是母老虎一坐镇,私房钱弄不到了也。九爷偷偷积了几百元,全藏在毛竹竿洞里,用来喝酒。
   按理说,家里一切全由燕子安排,不缺他吃穿。但燕子规定,只要九爷去放鸬鹚,就不能喝酒,要喝也是晚上,黄酒一斤,或者白酒半斤,多了不许。这点眼药水似的量对九爷来说,是老虎舔蝴蝶喝不爽快,多次起义反抗,皆被强势镇压。无奈只好暗地里买一瓶,藏在排上,还备了咸鸭蛋和一罐牙签,馋虫造反时拿出来,抿一口酒,牙签插进咸鸭蛋里,钓出点咸蛋黄,口里啧啧。酒喝光了,蛋还是一个,只是插成了蜂巢。村人笑说九爷娶了只母老虎,患上了“妻管炎”。
   九爷将屁股拍的啪啪响,鼓鼓嘴,叹一口说:穷啊!白捡来的,便宜哪有好货!
   燕子不嫌九爷脸色,也不多话,上排就像枚巨大的田螺,盘踞在排尾,看九爷放鸬鹚叼鱼。九爷在立杆上挂了束稻草,这时抽出两根,拎住鸬鹚脖子,左右一旋,鸬鹚的长脖子上就长出对蝴蝶结。九爷做得很从容,不慌不忙,一只扎完又逮一只过来。扎草是为了不让鸬鹚吞食大鱼,这厮是大胃王,喉咙乾坤袋似的,吞得下三斤大鱼,草结限制了它下咽通道。扎草结看似简单,其实有技术在里面,既不能扎实,也不能扎松,如何不松不紧刚刚好,九爷手上有分寸。想学,先喊三年师傅再说。
   扎完后,九爷操起撑竿,叫声——喔许!赶鸬鹚下水,大力敲水面三下,撑竿平落,声如音爆,水花溅起来,晶莹莹如珍珠倾斛。有人说这是惊鱼,鱼一乱蹿,给鸬鹚逮鱼创造机会。也有人说这是叩头,感谢浣江神赐我鱼获,敲三下代表叩三个响头。燕子曾问过九爷,你敲竹竿做啥呢?九爷横一眼燕子不答。在排上,角色已互换。燕子对这白眼没意见,反而有些享受,心说这才是男人样子。
   没多久,鸬鹚就逮到了鲤鱼,头昂出水面,倒叼着鱼头,脖子一伸一缩,极努力下吞。可惜脖子上系了草结,除了小鲳鱼,大鱼是咽不下去的——卡死了。红红的鱼尾在空中左右扭动,水珠横飞。旁边的鸬鹚见了,一窝蜂上前来抢,几只要抢,一只不肯,往往一条鱼,几只鸬鹚同时叼着,谁也不松口,水面瞬间开了锅。九爷撑排过去,伸竿接上鸬鹚,两巴掌打走劫道的,捏住叼着鱼的鸬鹚脖囊,轻轻一挤,鱼便落进筐里去。手一扬,送它回水,顺手儿奖条小鱼儿,鸬鹚吞了小鱼,还惦记着筐里大的,汹汹反扑上来,欲抢回胜利果实,被九爷一竹竿扫只筋斗,嘎嘎叫屈,乖乖凫远。
   燕子在旁边直叫:那只逮到了一条鱼。看看,那只又逮到一条,快快,它要咽下去了。九爷回头瞪一眼:叫叫,叫你格头!燕子白白眼,将喊声收回。
   九爷的日常生活,多亏了燕子照料。唯一不如意是膝下无子。头也叩了,医也寻了,药也吃了一箩筐,燕子的肚子,还是泰山石敢当,撼不动也!九爷急了,心想是不是努力不够,逮住机会就种地,累得走路打软腿儿。勤劳如斯,过几月瞧瞧,还是外甥打打笼——照旧(舅)。气得九爷直骂燕子是块盐碱地,种啥啥不长!许多年过去,九爷上了年纪,渐渐怠战,只好认命,将心思收回在鸬鹚上。
   好在浣江待他不薄,除了隆冬冰封江湾,总有产品馈赠。尤其春暖花开,鱼儿也怀春,在水面上打情骂俏。九爷抓住季节,白天放鸬鹚,晚上撒游丝网。燕子见男人不分白天黑夜干,太辛苦,破例带了酒来。九爷眼中放出光来,点亮马灯,葫芦里倾出老酒,一口半碗,咧嘴嘶一声,筷子在腋下一抹,腿上笃笃齐,小心剔出碗里来抢酒喝的蠓虫,吮吮筷尖,嘶声又来一口,扁扁嘴,将瘾虫稳住了。这才筷起菜,牙床咯一声响,就菜进口,吧唧吧唧嚼动。冲燕子挤挤眼。
   时在初夏,浣江堤岸杨柳依依,野花灿烂,布谷鸟啁啾。江中和风轻吹,渔火点点,漾起一江波光粼粼。如此良辰美景岂能无歌。燕子斜倚在柱架边,哼起了小曲:
   油菜开花哎黄金金,
   萝卜籽开花白银银,
   罗汉豆开花黑良心,
   黑良心的情哥哥哎,
   赶着鸬鹚丢下伢,
   去了太湖里厢……
   声音缠绵悱恻,软得一塌糊涂,时断时续。九爷白燕子一眼说:伢啥辰光放鸬鹚去太湖了?别胡咧咧啥,过来过来,喝两口老酒堵堵嘴。燕子平常不喝,今见九爷心情好,又受环境感染,鬼使神差般,竟接过九爷酒碗,豪饮几大口,甫一入肚,就急剧咳起来。九爷嘻嘻笑,夹筷菜让燕子吃下止咳,又咚咚敲背,打大鼓似的。边敲边唱起了占侯歌。九爷也只会唱占侯歌:
   正月灯,二月鹞,三月上坟看娇娇,四月车水戴箬帽,五月太阳底下抲虼蚤。
   九爷的嗓音响,但破锣,碰到拉音,就高不上去,娇娇俩字被他硬左,飞着飞着后续不上,突兀断了,一头栽下来,砸起江水飞溅。燕子切切笑,连说唱错了,唱错了,应该这么唱才对,仰脖示范一句,声音是左上去了,音色却如石头刮铁皮,刺人耳膜。九爷笑着骂句傻婆娘,还不如我的呢。燕子伏倒排上,笑得浑身肥肉乱颤,竹排都斜了。九爷忙稳住,对着燕子肥臀,就是一巴掌。燕子咬嘴止了笑,余音还是啌啌啌,稍顷格声又起,笑声如黄河决堤,堵不住了。九爷无奈,只好死死压住竹排一端,待燕子笑足,这才起来,又拍燕子一巴掌。大声骂,蜜蜂屎吃多了吧!自己却也忍不住笑起来。
   吃饱喝足,九爷铺上蓑衣,仰卧下去。燕子脱了皮鞋,整齐放好,这双鞋是她过生日时,九爷花私房钱买的,燕子很宝贝。她躺下来,猫似的偎在九爷一侧。兴许是酒精作用,燕子话很多,说家事、说借款、说她计划着翻新老房子,劈出个院子种桂花,墙边种凌霄。你晓得不,凌霄花有多漂亮?花瓣儿玉石一样发光,红得来,开花时满墙火烧云哟——啊哟喂!要是能泡在花香里老去,你说有多写意?说人总是要死的,她希望是同死,如果阎王爷非要分前后,还是你早走几天,你不会照顾自己,一个人如何是好!九爷对这话很赞同,轻轻拍拍妻子的肩。又说她这辈子挺知足,最对不起九爷的事是没能生下一儿半女。九爷便搂搂妻子,说命吧,没就没,不碍事。燕子一听,泪眼朦胧的,说当初是她逼婚,要不然你孙子都会打酱油啦。九爷便骂一句嚼舌头,说我不愿意会上床?是我愿意的,别乱想啦。

共 847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你脸为什么黄了?” “天冷涂的腊!”这经典的台词,估计大多数人都耳熟能详。它说的是《智取威虎山》里的孤胆英雄杨子荣,就因为他是以土匪“九爷”的身份打入匪巢,故尔“九爷”之名,威震天下。可是今天作者小说里的主人公“九爷”非”九爷”杨子荣。但他像杨子荣一样是个传奇的人物。他:一排鸬鹚乐逍遥,浣江竹排水上漂。燕子羊脂玉环妃,琼浆三海一口邀。过着快乐的渔家生活。这里老九爱的温馨、活的开心、失的痛心。这是诗一样环境里,上演着诗一样的故事。若知如何精彩,那就随作者看看老九的传奇生活吧!作者语言若贯口,文若行云流水,诙谐风趣。谢作者宁静开宝。好散文,力荐文友展阅。【编辑:悬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223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悬壶        2020-02-14 19:41:26
  打渔洒家是首诗。感谢老师美文宁静绽颜。愿老师再出佳作。问春安。
悬壶
2 楼        文友:岚亮        2020-02-14 23:43:51
  拜读大作,惊奇四拍。一想不到,六旬光棍,桃花来袭。二出意外,燕子娇娘,母虎床榻。三诧九爷,挖心沽酒,竟卖生计。四惑文体,云是散文,更像小说。散文与小说,反正难以说清。且说《九爷》,令我喜欢,江畔人家,芦苇汀岸,鸬鹚捕鱼,扁舟浊酒,一个平凡人生,一幅水墨风情,一派别祥逍遥,让人无限享受。吹灰拂尘,提点意见,我与汾阳老师相似,总有笔误。见谅见谅,学习之余,祝君春祺!
3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20-02-15 09:48:43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4 楼        文友:孙巨才        2020-02-15 15:56:16
  如诗如画的意境,可歌可泣的故事,土色土香的语言,典型传奇的人物,难得一见的散文。拜读学习,热烈点赞!
5 楼        文友:菁茵        2020-02-22 23:29:09
  活色生香,诙谐风趣,读来酣畅,有自己的特色,赞~~
沉积心灵的悸动~~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