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寻找小锦花(小说)

编辑推荐 【八一】寻找小锦花(小说)


作者:伙苗 布衣,293.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81发表时间:2020-01-28 12:15:14
摘要:小锦花名叫蒙锦花,在此之前我是一次也没见小锦花的。她只是在我的扶贫手册和需要填的相关表格上存活,

【八一】寻找小锦花(小说) 能和小锦花静静地坐着长聊是我始料不及,未曾想到的。
   年关岁末,安城被一场粘稠的细雨湿漉漉的长久的淋着。纵然如是,七十多万的人口,好像一下子都冒了出来,塞满六街三陌,一堆一堆,一波一波,最后连成一片一大片,声势浩大。各类商铺使着各种解数招引顾客,橱窗玻璃上,就连店面的招牌上,尽数贴着“投降认输”“干不过不干了”“清光”“亏光回家过年”“回家养猪”“撤店倒计日”“马上滚”“折上折再降一半”等字样,实体店在网络购物风起云涌的时代也艰难地辟出了一小道脆弱的繁华来。路过这样噪杂拥堵的人群,我倒是被混迹在人群中,那些被扛着举着或者抱着的鲜绿粽叶吸引住了,在湿漉漉的混芒中,在摩肩接踵的喧嚷中,那样的鲜绿尤为醒目。我算是捉住了一点年的味道。急躁浮动的情绪稍稍安稳下来。
   颇费些力气终于才穿过安城年节这样闹腾的堵,热腾腾的生活气息。我舒一口大气,向着乡下的道路而去。我是要去寻小锦花的。然而我又着实不知道该去哪儿寻她,是勺子屯的娘家还是红达屯的所谓婆家。连日来,电话打不通就算接通了也没人接。我多次打电话征询蒙清泉,还有蒙清泉带回的那个女人,他们多次支支吾吾挡塞过去,就好像他们有什么事隐瞒着我或者是羞于提起。小锦花所谓的婆家人,我是一点招都没有的,把电话打爆也还永远是“对不起,你拨的电话无人应答”,也便常常让我有一种错觉,我和他们是不同世界的,没有交点,链接不上,有时候甚至想,他们或许已消失在红河边了,带着小锦花一起。
   最近一次看到小锦花已然是八月份的事了。那天我被一通电话惊吓到了。何不言同志,你帮扶的蒙锦花已辍学嫁人生孩子去了,你不知道吗?你怎么能不知道呢?马上就县际交叉检查了,这个事,你得负起责任来!电话挂断了,只有嘟嘟的声音,如我乱突的心跳。妈的,这个蒙锦花的幺蛾子真是多。打架闹事,逃学离家出走,现在竟然要嫁人。
   小锦花名叫蒙锦花,在此之前我是一次也没见小锦花的。她只是在我的扶贫手册和需要填的相关表格上存活,再则就是出现在勺子屯人们的议论和她爷爷的牢骚责骂中。一开始我是从她爷爷的口中得知她在哪里读书读几年级,往后我就懒得问那个终日昏酒言词不清的爷爷了,我是以时间的推移来推断她就读的学段,她就是这样安然地生存于我填写的扶贫手册和上交的各类表格中。
   最初,他们这一户分到我手上时,是有三项有关材料,精准识别分数37,家庭人口数4,家庭成员身份证号码。我从身份证号码上显示的年龄判断,他们家两个壮年加上爷爷这个半劳力算是两个半劳力,外加一个学龄儿童,义务教育阶段又是免除一切费用额外还有补助,识别分数无论如何也不该这么低,看来又是重残重病之类的了。我最初的几次入户,家里就只有那个终日昏酒胡子耷拉,眼睛迷离眼屎滚边衣服带垢的爷爷。我端着手册,紧握可擦笔,问:“你儿子儿媳妇呢?在哪里打工?月收入多少?有电话吗?电话多少?你得和我说,我需要填资料。”我是那样的专业,问的问题也是那样的精准,若事情顺畅下来,我的工作效率绝对是可以评为优秀的。“哦,你呀,我知道你是帮扶干部,政策好呀,国家好呀,你……你也好。我这死老头算是赶上啦。”说罢他干笑几下,立马又端起时常带在身边的酒瓶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几大口,然后抹着嘴巴,冲着我说:“渴啦,得灌几口,你懂吗,哼,你是不懂的,你不可能懂的,我懂嘛,我问你,我懂不懂呢。”他手握着酒瓶,稍微张开枯瘦的双臂,身子微微向前倾,一阵浓烈的酒气向我奔来,加上家里的凌乱和布满污物,挤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掏出手机,借故接个电话,就逃似地离开了那里。后来几次我再问,他努力睁开迷惘的眼睛,几乎是用力地瞪着我,问这个做啥,不要管他们,他们都死了,统统都死了,钻到地底下去了,没脸回来了,不回来了,不能够回来了,回不来了。他举起酒瓶,狠狠地砸向地面,一声脆响,酒瓶碎裂,酒蔓延,转而渗入地底下。他瞬间像是被抽掉了魂气,耷拉了,沉下去,像一小坨没有生气的旧物堆在地上。后来我时常想起那个碎裂的酒瓶,还有蔓延的酒水的痕渍,不知怎的,我竟觉如一朵被蹂残的鲜花。我万竟想不到的是,它却恰是日后的小锦花。
   其实,一切早就滋生发芽,并暗暗潜藏着生发开来。
   从爷爷这边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信息之后,我决计把目标转移向屯里的人们。屯里人对于两个大人的去向欲言又止,好像是不知道,好像又是知道一些却不便于我这个外人说。有一日,我便钉在队长家里,叫队长召集来屯里原本不多的人。我改了往日文嗖嗖的做派,装扶贫资料的袋子深锁在车里,提了两斤牛肉三斤猪肉,外加两箱饮料,呼哧呼哧地登堂入室。酒是不需要带的,喝酒得喝他们的酒才行。我是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与民同乐了。上桌举起酒杯,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红河乡可是我的娘家,我在隔壁的德义村做了三年的教师,感谢红河的父老乡亲们对我的照顾,我干了。我是连干三杯的。一杯接一杯的土酿像时代发展的列车一样,不可遏制地呼啸向我的五脏六腑。够猛。够力。我暗暗咬牙再咬牙,脸上终是绽开着笑。就这样我在一顿持久旷远极极热烈的酒里,搜取到了我一直以来想知道的有关信息。小锦花一出生,蒙清泉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小锦花的妈妈就走了,还卷走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及凡是值钱的东西。算算,那个女人来到勺子屯也只是半年之久。屯里人一致认为蒙清泉被骗了,那个女人就是专门诳他钱的,纷纷说那个女人太没道德、太没良心、太恶劣了,蒙清泉干的是苦力活赚的是搏命的钱,这样的人也骗。又有说不能怪那女人,此等恶劣之女人蒙清泉还要,是我们蒙清泉眼瞎,太蠢太老实太想要女人了。以致后来还说,小锦花根本就不是蒙清泉的种,蒙清泉真傻,赔了钱不说还招来了个烧钱的货,也有挤兑说,烧什么钱,好好养着,长大了嫁出去不就是换来钱了吗,再不济也可以留着给蒙清泉自个儿当老婆。屯里大多是闲散之人,即便有事也懒懒的不做,对于嚼舌头翻炒八卦他们绝对是兴致盎然,那段小锦花嗷嗷待哺的时日里,他们的嘴巴和舌头每天除了用来吃饭就到处翻嚼着这些事。小锦花的奶奶不多日便在悲愤中咳血溘然离世,小锦花三岁时,蒙清泉只说出去外头找活路,从此便杳无音信,不知所踪了。小锦花的爷爷说来还真不容易,硬是把锦花拉扯大了,小锦花长得太不像花了,活脱脱一个屌丝或者小刺猬,时常打架闹事,逃学,说话言语刺人,尤其是有人叫她小锦花时,她暴跳如雷,不管是大人小孩,一律拿石头扔,常常把人的头扔得头破血流,蒙爷爷怕是觉得指望不上了,或是觉得自己失败了,愣是把一朵花养成了一根刺,心灰了,意冷了。总之,几年前便开始终日昏酒,吊着一口酒气,不管小锦花,不问俗事了。
   我在这一顿持久旷远极极热烈的酒里所得到的也便是这些,对我的工作也没什么大的益处。那些表表格格框框条条要求的是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户口簿上两个壮年人鲜活的存在着,现实中却如同死了一般,无声无息。我无计可施,只得在扶贫手册上用可擦笔写上“常年外出务工,务工地点,流动。”我时刻准备着,若是有什么变动,轻轻一擦,就可以擦掉了他们此前的一番人生,重写上他们的另一番人生。而且还毫无痕迹可寻。可擦笔用处非凡,我手握可擦笔,俨然天上的司命星官,手册是他们的运簿,我可以随意对运簿上那些人的人生生活涂涂改改,修修补补,以我们最想要最完美的状态展示出来。最可笑的是小锦花后来的人生命运是毫不可逆的,没法擦掉,运簿上休学两个字即便擦掉了也不知该如何重写上新的一番人生。她的锦绣前程,她的未来蓝图,我这个假冒的司命星官无从判起。
   我喝这顿酒的时候,小锦花的爷爷是不在场的,他已经拒绝一切往来,独自固守在他的世界里。饭菜上桌喝酒之前,我是端着饭和肉送到他跟前的。临走时,我又去看了看他,满是杂物的神台旁,他枯坐在旧椅子上,半眯着眼睛,茫茫然地望着门口。他是一个可怜的老人。满怀希望,又满怀绝望。勺子屯的山,勺子屯的木,勺子屯的草,勺子屯的人们竟在我眼里影影重重起来。
   来到岔路口,我稍踌躇。往左是去勺子屯,往右是去红达屯。勺子屯远离红河,得往山的深处攀援。红达屯盘匐在红河边,确切的说应该是小锦花所谓的婆家盘踞在红河边,一间危房改造刚建起来的平房。我决定先难后易,先去山深处的勺子屯。就算小锦花不在,我也应该去看看半年前,蒙清泉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在一次寻找小锦花过程中,肋骨被撞断五根,左手臂骨折,还有大大小小的内伤,现在伤势如何了。
   小锦花和爷爷相依为命多年,残缺看似绝望的生活中,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也都还保留着一丝一毫的希望,小锦花想着,也许有一天,生下她的那个女人突然想到世界上还有她这么一个远在大山深处的女儿,会突然出现,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她,并乞求她的原谅,发誓从此好好的疼爱她。爷爷每天望着山坳口,盯着门口,祈盼着突然有一天蒙清泉风尘仆仆出现在跟前,说,爹,我回来了。他会假装生气,会像小时候一样拿棍子撵,回来做怎,死在外面最好。也许日子就在这种绝望与希望绞缠并存之中悄然往前挪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然而蒙清泉回来了,他是瘸了腿回来的,他还带回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之前的那个女人。这无疑比他的离开更令人们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勺子屯人们的嘴巴和舌头又有新的酱料可以翻嚼了。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蒙清泉的腿为什么瘸了,他是和别的男人抢女人被打了?以至如何被打,被打的过程,勺子屯的人们编剧出了多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惟妙惟肖。蒙清泉太想要女人了,又被骗了,这回这个女人要骗他什么呢。
   谁也没有关怀到小锦花,蒙清泉的回来,受到撞击最大的还是小锦花,她与这个突兀出现的女人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是后来在和小锦花长聊之后才知道的。
   年关的勺子屯比往时热闹了些,跟着父母外出务工的些许孩童回来了,他们寥落地堆在一起,烧不成串的鞭炮,噼啪。噼啪。响一阵歇一阵,歇一阵响一阵。声音从勺子屯底部盘旋爬上围住勺子屯的山脉,升上勺子屯的上空中,辽远之后就弥散消失。我和他们说,烧多一点啊,烧多了才过瘾才热闹呢。他们说爸妈现在不给烧,等到大年三十才烧哩。我顺着问道,小锦花在家吗?他们都表示说,他们回来后就没见小锦花。我的预感是对的。山屯里多是寂寥,我一来便成了新鲜事。不多的几个孩童跟随着我来到蒙清泉家。确如孩童们所说,除了小锦花,他们三个都在。蒙清泉回来后,就主动申请危房改造,现在房子建到一半,我到时,蒙清泉正在一瘸一拐地码着砖,爷爷正搅着水泥。为了节约钱,蒙清泉只是偶尔在本屯请个帮工,其余活都是他和老头子配合着干。蒙清泉回来后,老头子酒少喝了,魂气也回来了。只是对于小锦花,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言语不敢面对。蒙清泉带回的那个女人正在烧火做饭,见我和孩童们一同而来,赶忙出来招呼。我和蒙清泉谈事的时候,那个女人进到里屋,拿出了饼干糖果,一一分给和我前来的孩童们,没来的,叫他们带回去分。见是如此,联想到前阵子她积极主动寻找出走的小锦花,我生想,这个女人倒是像要和蒙清泉安分过活的样子。关于小锦花,我不敢多问多说一句。小锦花现在的状况都成了我们心中的梗。蒙清泉说,这些年,都怪我,你们已经尽力了。我的责任。蒙清泉抓着头发,陷进懊悔与苦恼中。八月份时接到那通被惊吓到的电话之后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这个蒙锦花的幺蛾子真是多。我负责,我负个鬼责,又不是我生不是我养,她要出走她要辍学她要嫁人,我能阻挡得了吗?我挺多就是个数据收集员,传话筒,有啥能耐。牢骚归牢骚,抱怨归抱怨,工还是要做的。我即刻打了几十通电话,大致了解情况后,写一份书面报告,换几个抬头,分别报给村委和乡政府,乡中心校,县教育局,同时汇报后援单位主要领导。要点是,江成中学七年级学生蒙锦花已确认怀孕,目前辍学在红达屯蓝姓婆家养胎。顷刻间,一石激起千层浪。各个相关部门各个相关人员等立即组成劝返队,于第二日清晨浩浩荡荡出发红河乡红达屯,直捣蓝姓婆家。事情的重要性在我们的阵势中可见一斑,村委领导班子(包括驻村书记和驻村工作队员)、乡中心校领导、乡政府领导、县教育局领导、后援单位领导,还有一些热心的帮扶同志,有这阵势,我这小小的帮扶人觉得底气足了,心也踏实了。我们一干众人等团团围住小锦花和那个同班男生,小锦花的准老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锦花,短发,瘦高,白皙精致的脸蛋上有股傲气和倔气,两个眼睛没有同龄人应有的纯真,透着锐气,目光带着仇恨。她才十四岁,她没有因为在不合时宜的年龄怀孕而羞愧惭愧地低垂着头,相反,她挺起胸膛,昂起小下巴,斜视着我们一干众人等。他们两个穿着同款拖鞋,同款T恤,并排坐,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我们按照职位权利的高低声情并茂、热烈地轮流讲话,摆道理,剖析要害,大到国家的政策方针,小到学生的日常行为规范,从生活的要义,人生的价值,读书的意义,到即将面临的生活困难未来前途云云种种,我们轮番上阵,安排有关人员记录拍照录音,这个高规格的重要会议有条不紊地进行,一切显得那么的严肃和神圣。他们风淡云轻地坐在中间,不言一句不语一词,哪怕是一点点反应都没有。我们开始窃喜起来,单方面的以为,我们说中了要害,说到了他们心坎上,说得他们幡然醒悟了,开始审视自己开始思考了。到后来我们觉得没有什么可说了,场面冷却下来,短暂的沉默之后,就宣布散会。直至散会,他们的手还是紧紧握在一起。我们一干众人等陆续走出屋子,没有急于钻进车子,我们还要细细品味我们的成就,让红河来见证我们的成就,我们不自觉地排排队,站在红河边伸展着筋骨,活动着躯体,深吸着红河上飘来的潮湿的空气。正值雨季,红河的水咆哮磅礴,恰如它的名字一样,翻滚着河底红色的泥沙,一河呼啸一路狂奔向前。多么像我们众志成城抛头颅洒热血正在奋斗着的光辉事业。你看!旁边的一战友扯了扯我的胳膊。在我们众人齐刷刷的目光下,他们两人手牵着手,深情款款走出屋子,到隔壁不远的小卖部买了一瓶冰红茶,胳膊挽着胳膊,径直走过我们一干众人,走到红河边的一棵大树下,背靠着背坐在一块石头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冰红茶,私密地聊着只属于他们之间的浪漫事。一边是狂嗥的河水,一边是他们柔蜜的情义,一边是尴尬惊愕的我们,不经意间就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回去吧。回去吧。不知是谁提醒,我们一干众人等迅速钻进车里,依次井然有序离开。我们都知道,在这场较量中,我们败了,败得无声无息。后来,我以一人之力,积极努力,继续苦口相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然,终是无果。

共 1016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个扶贫干部,他的扶贫对象是一个叫蒙锦花的女孩,这个女孩说起来也很可怜,出生后母亲抛弃了她,离家出走了,后来父亲也离开了家,小锦花只得与爷爷相依为命,可这个小锦花并不省心,经常做出出格的事来,爷爷失去了信心,放任她自流了。这位负责任的扶贫干部深入到村庄了解到这女孩的不幸身世,决心帮助她,并和她深谈,在这扶贫干部真诚的态度下,小锦花敞开了自己的内心。无疑这位扶贫干部工作是出色的,小锦花有幸碰到这样的干部人生会改写。这是一部好看的小说,作品构思与立意不错,作品跌宕起伏,有令人不忍释卷的矛盾冲突,悬念,紧张气氛的营造到位,更重要的是人物个性化的刻画描写相当出彩,文笔娴熟,语言优美。一篇成功之作。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闲妹        2020-01-28 12:16:31
  欢迎赐稿八一社团,祝春节快乐!
闲妹
回复1 楼        文友:伙苗        2020-01-29 08:48:06
  感谢闲妹老师为我拙文辛苦编辑,祝福老师。
2 楼        文友:平林漠漠        2020-01-28 12:53:42
  心里描写贯穿全文,恭喜老师写的真好。
回复2 楼        文友:伙苗        2020-01-29 08:49:05
  谢谢您的阅读和肯定,顺祝吉祥安康。
3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20-01-28 14:08:55
  拜读了,一篇集技巧性,语言性,人物性为一体的佳作。问好伙苗,佳节快乐。
生活……
回复3 楼        文友:伙苗        2020-01-29 08:50:58
  刚学习写小说,希望老师不吝赐教。
   老师的文章才是扛扛的。
   顺祝安康喜乐!
4 楼        文友:蓝色梦之恋        2020-01-28 18:33:17
  小锦花,好美的名字,身事却又那么可怜。还好,这朵生长在凄风冷雨中的花还有人用爱去浇灌。文章描写细腻传神,拜读好文。
回复4 楼        文友:伙苗        2020-01-29 08:54:38
  现实中确实有这么一个小女孩,她和她的事一直压抑在我心中,
   但愿她的未来如她所愿所喜。
   顺祝老师安康喜乐!
5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0-01-29 06:33:14
  留守孩子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热点,但是实际情况复杂多样,要真正走进孩子内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小棉花很不幸,不负责任的父母,爷爷无能为力管她,村里人异样的眼光,让她长成一颗刺。可她也是幸运的,虽然早婚早育,但父亲和继母很爱她,为她做了许多,再加上有我这个扶贫老师的倾心帮助,性情变得更加柔软,有了合理的人生规划。爱是阳光,会照亮每一个昏暗的角落。拜读伙苗老师佳作,文笔细腻生动,感人至深。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淡淡的云彩
回复5 楼        文友:伙苗        2020-01-29 09:02:03
  留守和随父母外出务工是我接触最多的两类孩子,
   他们确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
   所幸的是现在有不少的公益组织专门去接触这一类孩子,
   为他们带去温暖和爱。让我们一起祝福他们吧!
   顺祝老师安康喜乐。
6 楼        文友:普通公民        2020-01-31 07:55:16
  留守儿童是新时代的印记,是当今社会的特殊群体,关注留守儿童,国家和地方政府都很重视,采取一系列优惠政策和措施。
   作品中的蒙绵花命运是不幸的,可幸运的是她遇见扶贫干部这一贵人,生活得到照顾,精神得到启蒙。作品文笔细腻,结构系统完美,好作品,赏阅学习了。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