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彩神8app-彩神app官方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我可归去(散文)

精品 【柳岸】我可归去(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进士,8291.3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75发表时间:2019-11-08 22:40:52
摘要:“归去来兮”,古人一声长叹,回家的路,怎么就那么艰难!怀才抱器夜读文史,生出感慨,想到自己届时退休,便涌出归家的温暖。

【柳岸】我可归去(散文)
   我开车一直喜欢打开萨克斯演奏的《回家》,曲子很迷离,饱满的旋律就像一只熟透的柿子,仿佛轻轻一碰,那些甜蜜蜜的果肉,哗啦一下子涌出,瘫软成一滩绯红。归去,在家这个驿站放下脚步,安眠一夜。从未想到有一天,一住而不走,情绪会怎样交错复杂?柔肠百结,魂归不去,不胜感慨。
   60岁了,就像落下一出戏的帷幕,也像一首曲子进入尾声,我可归去了,不得不散场,可也淡然而陶醉。
   归去,对那些古人而言,并非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人生归宿。多少人宦海沉浮,仕途多舛,失落失意,免不了发出“不如归去”的感叹,不能仅仅看成是牢骚,也是不得善归的哀鸣。
   “归去来兮”,是晋大诗人陶渊明在他的《归去来兮辞》里反复吟唱的句子。“回去吧,回去!”一唱三叹的感觉,踢踏成韵,韵里含哀,不胜其悲,可见归途并非一帆风顺,是对官场的污浊之气的失望,还是回家的路途遥远?回家,多么不易啊!他终于回去了,走到了终南山,还是没有踏进他的家乡九江,只能在山坡相望。归家不易啊!
   仔细揣摩古人的话,是满含委屈的。“归去来兮”,等于说,不如归去!这是历代文人的呐喊,呐喊心中的无望;是呼唤,呼唤人君识我,这是宦海沉浮与挣扎的情感抉择,苦痛至极,绝望得撕心裂肺。并非是“放浪形骸”的浪漫与从容,别看陶翁峨冠博带,一派洒脱,其实,那是一种欲哭无泪、欲笑无声的悲切啊。
   真正的文人必有家国之情怀,怀抱天下,崇圣绝学,笔下答策问,心中怀抱负。可现实总归是残酷的,几人等得功成名就,衣锦还乡?都是万不得已,飘然退隐。想家,回家,成了无奈,归宿?何其遥远!
  
   二
   侯门一入深似海,宫廷蹑足如蝼蚁,光鲜只在一个虚名里,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随心做事,大方做官,没有那么容易啊。我想到了范蠡,一俟功成,便高蹈远引,看似视名利如粪土,其实,他足够挥霍的财富给了他底气。其实想想,他也是厌倦了,无归,只能选择流浪,更是悲切。于是范蠡也成了文人的榜样,给有家不能回的官吏以人生的出口,他们吟着“谁解乘舟寻范蠡,五湖烟水独忘机”,看似旷达,实则是对官场失望发出微词。虽有淡泊遗世之意,又有忘却机心之志,可谁能理解,归家的心思早就没有了。有家难归,岂不更悲!
   能够平安归野,往往成了古代文人是雅趣,但往往不得。有时候,我读史籍,便生出一丝同情,简单一个愿望,并非像我们现今“说走就走的旅行”,牵挂与羁绊如枷锁桎梏,无形之中,连想法都不能有。一旦山穷水尽,只剩下酸楚的声音了,“诚惶诚恐”是文人们夜里的情态。秦相李斯,不幸死于阉臣赵高的刀下,临死之前,对儿子说道:“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其可得乎!”他没有了衣锦还乡的痴想,只有归田狩猎的农耕时日可为最终绝命来“暖颈”一瞬。复归山野的心愿,必再无路可走时想起,愿望低微,令人垂泪。
   人生的动荡,常常使归家的愿望成空,一个小小的落叶归根的心愿却成了无法如愿的妄想。我崇拜晋朝著名文学家陆机,辞赋甲天下,可激荡诡谲的政治与争斗,卷他入其中。兵败临刑前,长叹曰:“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意思是,在家乡华亭那读书时,时闻鹤声,妙音伴书,如今再没有机会听到了!文学岂可与刀剑试锋芒啊!闻言如剜心,怀想若饮鸩。他来不及看看书舍雕栏是否被风雨摧折,朱颜是否要打漆上蜡。人生本应是一个圆圈,走出去,再回来,他没有将圈画圆,怨谁?别怪陆机一介文人,那段云诡波谲的历史,一个人是无法左右自我的。我常掩卷看窗外云游,四季皆好,一个甲子了,赶上的是花好月圆的日子,无所奢望了。随时可吟“读书千卷未成名”(岑参句)来自嘲,何须成名惹是非。往昔的社会残酷,怎么可以给一个归乡梦以温床呢!
   出则仕,济天下;归则农,弄田园。这样的人生轨迹,在过去何曾平坦。近读书,突然看到读书者谈范仲淹的名句“后天下之乐而乐”,除了我们看到这位宋朝副相的政治抱负,根据范公的人生遭遇,提出了新解,以为这个句意还包含着功成名就以后归田与人快乐的思想。但他六十四岁那年,在改知颍州扶疾上任的途中病逝。无论这段别解是否成立,但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归去之乐,在古人那里的确是一个奢望。真的是进亦忧退不能,归家之乐不得,终成憾事。“井放辘轳闲浸酒,笼开鹦鹉报煎茶”,这种悠闲与从容,只能在古代文人的想象里,是一个比政治抱负还难以实现的期待与憧憬。
  
   三
   那些平民的人生轨迹,古籍难以记录,野史不传,我们不得而知。这些例子可能很极端,但非常典型。我常以自照,生出感谢时代的感动。上苍眷顾,未伤害一个读了几天肤浅书的孩子,给了一个可以谋生可以释放自身能量的机会。从读书就业,国家包了分配,一步步给足了机遇与待遇,从来无需悲唱“归去来兮”。归家,成了工作的时候的一种寄情的方式,不想失去家的温暖,“归家”两个字成了暖心的诗意词语,可以矫情,可以纵意,从来不用想想怎么归家的问题。某一天,我突然接到那本鲜红的“光荣退休”证书,打开,每页都写着“安享”两个字,我嘴里念叨一句“我可归去”,便走向了另一种生活境界。没有“告老”,也不算老,到日子就走,就像旅行一样,去留不惊。归家,古人筹谋期盼,含辛茹苦,我却得之从顺,一个转身,便看到回家的路。所谓“华丽转身”,当是这样的意境吧?否则,“华丽”就很轻佻了,没有了半点惬意和满足可言。
   突然我惶惑了。家?哪里是家?四海为家,习以为常了,处处安家。
   学校是我家,我可留下。原本以为可以回首一别,却原来别时更难。
   人言,世道冷暖,人走茶凉,希望有个家,家是藏拙包容的地方,更因家有温度。所以,我心中,凡是有温度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学校搬迁到新址,校长也换了。我应该一个转身去了,可那日校长招呼我,去新校坐一坐。心中总有疙瘩,仿佛再进校门变成一个陌生人了。我驾车到校门,门卫的起落杆突然打开,微小的显示屏上显示了我的车牌号。哦?系统里将我这个已经开出校门的老车还记在芯片里,还在校长和门卫的心里,门卫用点头的动作,伸出一只手,做着引导的样子。
   没有进校长办公室,到了一间工作室。校长坐到了对面的沙发,说道:“这间工作室就是你的了,你是主人。”他伸手示意我坐在主人位子上。我惶恐不安。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校长说。我环顾工作室,桌上有计算机,屋角有小橱柜,正面放一茶几,柜子里摆着几盒茶叶。
   “这是朋友送我的冻顶乌龙茶,也有几盒绿茶,没有事就来坐坐,你喜欢写点什么,这里很安静。”校长的话,让我心头一颤,泪在泪腺深处涌动,我忍住了。新建学校再怎么宽敞,也不应该有我的一间办公室了。可校长反复说,这是我的家。
   是啊,这里还是我的家,任教37年,其中34年就在这个学校,人换了几茬,但家的温暖还在。“我可归去”?归去不得啊!但可不是有家不能归的无奈,而是曾经以为漂泊的家,突然如一只船临岸,落下了锚,我还在家的港湾。
   有时候校长来了电话,我要接电话,怕有杂音,和喝茶的朋友摆摆手,轻声说:“老家里来电话了。”大家愕然。他们都知道我从小离家,老家的房子早就变卖了。日子久了,听到我在电话里和校长说新校建设的事儿,大家就明白了我说的“老家”指向何处了。
   我可归去,还回到让我难离难舍的地方。一种温度始终不变,我的这个“家”,温暖了我的余生。
  
   四
   社区是我家,我可归去。我的关系,从学校转到社区,遇到了坎儿。相继退休的同事说,社区不再接纳组织关系了,去报到也没有用。找不到家的感觉顿生,但游子总要不计家人是欢迎还是拒绝,回家的心不变。
   “早听说了,我们青山社区留下你。”社区的张书记不知从哪里得来我的信息,满口应承,拉着我说,“以后茶馆就搬到这儿来。”我之前与朋友喜欢“啸聚吃茶”,名声远扬,张书记早有耳闻。
   “啸聚”是绿林结伙,用来形容我们这些人相聚不是合适的,但这个词被我们认可了。因为最能描写出我们这个家庭的特点,面对面,耳语,高喊,总是噪杂,听不出讲的什么,要的就是不必举手随心而谈的酣畅,这不是家的感觉么?
   有家的感觉真好。这话很笼统,不够真实。其实,家就是给一个可以促膝说话畅所欲言的地方,就像到了吃饭时,围坐一张桌,示意一个神眼,伸出筷子,饭菜好坏无关,真的是喜欢那种“转头匕箸荐饼托,鼓腹可但田家乐”的和乐氛围,一夹一递之间,传递着人情的温度,撑破了肚子也无妨,谁知是薄饼饱腹还是快乐满肚啊!这是一种憧憬的温暖,但愿成真。
   果然。寒食节里,哥姐们包饺子,分送孤寡老人,要我作诗,诗和饺子一起走进百姓家,还要我坐下解释诗意。老人说,比李白还好,可以轻易把诗人请进了家。
   写楹联给每个家增添红色的温度。屋子里,围着我的人水泄不通,我当场给居民拟对,要将家人的名字和愿望嵌入对联里,写对联的人举笔期待我出口成章。我听着居民叙述自己的愿景,如拉家常,常常忘记要动脑遣词造句。我成了名人,要将对联写下,做好注解,签名留念。家人捧着我,抬举着我,归去有温暖,相处好心情。
   在社区老年书画班我是一个可以指手画脚的成员。我是喜欢挑刺的人,可对书画艺术挑刺,我显得力不从心。我“恶补”《芥子园》《姜斋诗话》和名家书法拓帖,将多年不曾握过的毛笔摆在案上,找找书画的感觉。
   焦墨,少韵,纠结不酣畅。淡墨,渍染,过于随意了。间架,不谐,显得拘板少了生气。留白不足,想象的空间被堵住了。运笔时长不足,心气太浮躁……这些苛求的点评,可被这个大家庭的成员视为金玉良言。我知道,这是包容,信口雌黄,常常是被人讨厌的,可老年朋友说,听了我的点评,才知哪里是不足。我说,我是个外行,他们摇摇头,说,我们就少一个你这样的外行。弄出一点噱头,这个家的人就给了包容,家,是不计较说话深浅的地方啊。
   在家的感觉就是随心信口,我感觉那些老者是把我这个刚刚走进他们群体的人当作了孩子,孩子开口无忌,相处无忌无猜,不正是家的样子?早年读宋诗人王禹偁《春居杂兴》句“何事春风容不得”,仅限于字面意思的理解,生出“如坐春风”的暖意,可没有想到,这个诗句,将我在社区与老者相处和谐的真义,简言道明。
  
   五
   读林清玄散文,知在家的感觉就是可以随意翘起二郎腿,莫管他人眼光怎么讨厌你。我深以为然。我特别喜欢在家的街门外,置一张旧木桌,放一把老壶,拈几簇茶叶,若再加一盘棋局,这是将悠闲灌进心底的居家方式。赵师秀是失意的,“闲敲棋子落灯花”,约客不来,也有情趣,但不如我们几个人凑一起,见面相暖的情境。大约上午八点整,相继入座,七八个人,茶杯摆上,一人斟茶,受茶者,目视斟茶人的眼睛,手指轻敲茶几桌面,弹指三五点,斟茶满一杯。我仿词一句“闲敲两指谢清茶”,多少话,不必絮叨,都在倾杯一瞬,以茶水为媒,流入心田,滋润漫溢;闲敲两指,不说“谢谢”,如乐轻奏,美好的音符从桌上敲飞,我想起古人“击缶而歌”,心之乐,不在乎是否有乐器,石为磬,缶成匏,心曲便是乐,所谓“大音希声”,莫非就是这样的境界?
   那年再去曲阜拜圣贤,特别取道孔子出生地“鲁源村”。从来圣贤落荒村。一须白老者说,古书就是不记孔夫子每游天下必回村住上几晚。老者发现了一段最温暖的野史,真的感动了我。我的老家已无父母,房舍也变卖了,可我还是要进村在老屋周围转转,找回家的感觉。没有父母,还有乡邻,我可归去!
   绕村而曲的小河,依然款款,不做浪花飞舞,保持着当年的样子,下河抓鱼的画面还在,不飞浪花是怕打碎了温暖的回忆。青石板老街,还记着我曾经的脚步,在那个“仙人脚”的刻石上,可没有了我当年的小伙伴争着“试脚”的场面了,微雨滴落,脚印里盛满了水,真想掬一抔水,尝一尝家乡的味道。随处散石垒起的散墙,历经半个世纪还是不倒,找到当年那块我们曾经搬来搬去的石头,真想抱在怀里带回城里的家,可转念一想,我的后辈,或许也如当年的我,如果他也回来寻找回家的记忆,不见了那块顽石,可好?我可归去,足够了,因为我没有失去的是那些温暖的记忆。
   最老的乡邻都相继走了,还有他们的后辈,可也和我一样老了,我要归来,想拾取那些老家的故事。
   德仁哥坐在夕阳里,见我来,一下子认出我,放下手中劈柴的斧头,握住我的手。他把一段青年时去公社“战山河”突击队的故事,当作了人生最精彩的段落,说得吐沫横飞。
   斧子哥从新楼处走来,打开了老屋锁着的街门,看着我,一下子抱住了,泣泪不止。他说起我们一起下河捕鱼的往事,谈到这点爱好促使他大胆承包了村里的鱼塘。一脸的得意,问我怎么想回来,我哑然。是啊,我怎么想回来,回来干什么?我只想到我可归去,归去就好。我不想回答斧子哥的问话了。
  
   六
   时代给了我们一个不必疑惑也无需思考的人生归去的去向,我们要自寻答案了。尽管我们看不到人生变数而惊愕,看不见真的大起大落沧海桑田,慢慢变老,踱步归来,足够安逸。有家不能归,“何以家为”,这些情感我们没有体会,也不想体会。
   在位在岗之日,怎么会有后顾之忧,怎么可心灰意冷。除非背舛时势而忧虑前程,不虑前途,前途一片光明,因为总有一个温暖的归宿给了我们。建国70年,我在这段时空里走过60年;改革开放40年,我恰好在最美的元年离开家乡,今天我归来。我圆满归去,想想,哪一个时代,可以如我这样,能够剪切一段最美时光!
   如果谈及宿命,最好的宿命就是归去,自己把握了人生,也无风雨也无晴,何尝不是诗意的。身心回归,寄情田园,这是文人们的梦想,可看看历史,几乎很少有人可以功成身退,纵情山水,他们多是身陷泥淖,不能自拔,我们不可简单归于他们不识时务,是实务多变,难以左右自我了。
   我常常思考“圆满”这个词,这是个佛语,佛事完毕即圆满,人生可得圆满,非金玉满堂大富大贵,应该是指浑圆丰满的人生旅程,从家乡走出,带着初衷和父老乡亲的期待,写一段自己觉得不遗憾的经历,年老而归,画上一个圆圈,是为圆满。有人不得,或因贪念,或因身疾,都是遗憾。我可归去,无权说一个“告老”,但是志满意得地归去。
   陶渊明诗曰:“鸟倦飞而知还。”一个“倦”字含辛茹苦,难怪发出“不如归去”的嗟叹。我是过来人,此时正逢风清月明,处此时而知幸。尽管我们归去的路的方向都是一样的,但路上的风景不同,归家的心情不同,处家的滋味不同。平坦的路面,我可以跳跃着如孩童释放美丽的心情;会有更柔软的落叶,串起来就像褐色的贝壳;会有划破天空的鸟鸣,会有芬芳的清风,装扮着我们归去的心情。
   我可归去,我要归去!
  
   2019年11月8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共 569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散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叙述了“我”面临退休时心情感触。那年,我在开车听着萨克斯演奏的《回家》曲子,想着自己即将结束职业生涯,回到温馨的家中,心中如同甜蜜的柿子,充满期待,可又想到即将常待在家中,在家这个驿站停下脚步,心中如五味杂陈,柔肠百结,魂归不去,不胜感慨。“归去来兮”,是晋大诗人陶渊明在他的《归去来兮辞》里反复吟唱的句子。古人的话中含着悲哀和无奈,其中,有对仕途的绝望,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对官场污浊的失望……而真正有着爱国情怀的文人,能真正做到彻底隐退呢?范蠡看似视名利如粪土,其实,他足够挥霍的财富给了他底气。却成了文人们的榜样;李斯到死还怀着复归山野的心愿,还有我崇拜晋朝著名文学家陆机,兵败临刑前,哀叹再也听不到读书的妙音了!解甲归田,享受田园之乐,古代文人的想象里,是一个比政治抱负还难以实现的期待与憧憬。当某一天,我接到那本“光荣退休”证书时,却突然感到惶惑了,几十年来一直以学校为家,如今却让我回家,却不知那里为我的家了!校长热情的话让我并未感到人走茶凉的凄凉,反而有种温暖在心中荡漾;回到社区,社区的张书记又让我感到了回家的温暖,在社区这个新家中,我和居民相处如家人,用我的知识为他们服务,我们之间和睦相处,“啸聚吃茶”,包饺子,写楹联,参加老年书画班,在家门口摆上置一张旧木桌,放一把老壶,拈几簇茶叶,若再加一盘棋局,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闲了再回老家转转,虽没有父母了,可我还有乡邻,我可归去!山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那么亲切,最亲切的还是少时伙伴德仁哥,斧子哥,他们谈起当年的当年的旧事依然记忆犹新,他们问我为什么想回来了,我无言以答。人生何为圆满?如今,我终于禅悟出:从家乡走出,带着初衷和父老乡亲的期待,写一段自己觉得不遗憾的经历,年老而归,画上一个圆圈,是为圆满。散文从一句话中禅悟人生,从自己的经历中,诠释出其中的人生哲理,叙述出笔者豁达的人生价值观。文章语言精工,博古通今,蕴意深刻,情、事、理交汇,哲理性强,耐人咀嚼,令人回味,使读者读后深受启发,感悟颇深,显示出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和渊博的知识,令人佩服!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109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11-08 22:41:33
  欣赏佳作,为佳作点赞!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07:18:42
  谢谢倾情推荐,希望这篇散文能被读者喜欢。谢谢刘社编辑,问候辛苦了。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11-08 22:45:57
  读着怀才总编的文章,不仅令我心中燃起一种激情:用一种新的姿态迎接退休后的新生活,让自己的退休后的生活丰富多彩,让自己的人生走向圆满!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07:19:52
  退休也应该是自豪的,因为走到这个人生节点,可以有很多让我们思考的东西。谢谢刘社连夜编辑,费心了。遥握,谨祝笔健。问候冬暖。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11-08 22:47:10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07:20:18
  谢谢刘社鼓励,不负期待,静心为文。遥握。
4 楼        文友:寒溪幽兰        2019-11-08 23:11:32
  人只有沉淀裁写出这样好的文章,厚重大气!问好!
爱好文学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07:22:26
  谢谢寒溪幽兰老师到访留墨。也不能说本文就那么厚重大气,可能退休的人写来,都有一股暮气了啊。怀才抱器想把自己真实的心思写出,温暖自己。寒溪幽兰拨冗给予美评,不胜感激。遥握,谨祝笔健,问候冬暖。
5 楼        文友:晓雪        2019-11-08 23:20:49
  退休后的生活,是多么的遥远,又是多么的令人神往!读老师的退休生活,如此丰富多彩,如此简单和谐,马上就到不惑之年的我竟然神往期待,我期待自己的退休生活也如此简单,丰富多彩!
一个人的夜晚,梦里都是荒芜,雨中的蝴蝶振着淋湿了的翅膀,奋力挣脱泥泞的羁绊,向往自由自在的飞翔,寻觅一方净土,静静地疗伤,慢慢变老……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07:24:38
  人生都有不同阶段,晓雪老师正逢最美年龄,追求事业巅峰,创作生命辉煌,才是应该考虑的。怀才抱器虽退休,但能量不减,滋味沉厚,这篇散文隔开而已,静心感悟,好的诗意的人生,比什么都好。遥握,问候晓雪老师冬暖。
6 楼        文友:英杰致楚        2019-11-09 07:38:17
  古代的社会,名人掌握话语权,导致我们对古代社会的印象肯定不是真实全面的,这是一种遗憾。怀才老师虽然身怀各种天赋,但却是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详细阐释“归去来兮”这个千古焦点话题,写出来了温暖的,优雅的,耳目一新的,积极洒脱的意蕴。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07:58:57
  谢谢英杰致楚点赞。谬赞了啊,怀才抱器有所感慨,不写出此时心态似乎就是遗憾。归去,我得此境也。谢谢美评,遥握!
7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1-09 09:53:58
  其他都不提及,就门卫杠自动抬起,还有校长那句“这是你的,你是主人。”足以让人觉出,老师做到了人生圆满!湘莉也记住:人生可得圆满,非金玉满堂,大富大贵!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11:14:38
  是啊,抬竿是家的温暖,工作室是安身的暖意。谢谢湘莉老师留墨。怀才也很在乎这些生活细节。遥握,问候湘莉老师安。
8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9-11-09 10:04:08
  心语版的文字温馨感人,娓娓道来作者工作和生活面临的何去何从。退休了,该回到家享享清福了,同时也要找到心灵上的家。文章回忆往事,感慨人生。不甘在岁月里沉沦下去,努力活出精彩。只要心中有爱,心中有情,任何时候、任何年龄,都是幸福美好的。问候怀才总编!点赞精彩佳作!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11:16:14
  安平社长的留墨再次诠释了幸福归去的心情,让我们互勉吧,呵护着我们的幸福,体验着生活的温暖。谢谢,遥握,谨祝冬暖。
9 楼        文友:柳岸编辑部        2019-11-09 13:21:49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回复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17:08:34
  感谢柳岸花明编辑部认可推荐!
10 楼        文友:鸿鲲        2019-11-09 21:15:33
  仕途的落魄,足致文人的无能。然而新时代里,有才、识、德如老师,足以立足,想归去恐怕也难。老师如季羡林、杨绛先生,退而不休,领略人间疾苦而充满生机,作文不断,足以为可学者。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1-09 21:20:55
  谬赞了。怀才抱器只是做一个普通的人,退休之后为文江山,因江山给一块肥沃园地,在这里打发日子,整理好自己的文字,学习各路朋友的文章,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这篇文章,是怀才抱器近日夜读,想起关于“归去”的一些事,于是有了感慨。所表达的观点并非言不由衷,我们的时代,给了工作着的人很多的温暖,从这一点看,没有理由不为时代点赞。怀才抱器一介文弱书生,且受教几年,略读几本书,便有了如此的待遇,我很满足。所以想用自己的感悟给那些年轻人看看,希望这些文字可以走进他们的心底。谢谢鸿鲲老师还记得老朋友,拨冗到访留墨鼓励,遥握,问候冬暖!
共 20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